7dounai官方下载225

  

也许是接到了新局长福布斯那“看到变装义警先开枪再问话”的交代,狱警们冲进来后远远看到罗伊二话不说就是一梭子子弹扫了过来。

罗伊扭头就跑,一身深黑的装甲片刻就隐匿进了黑暗之中。

“先停火!”

向着黑暗中乱射一阵后,看上去像是领头的一位狱警大喊。

枪火短暂地停下,几位狱警试探性地向前迈出几步,打开手电筒向灯光照不到的阴影里打探。

没有任何发现,连个鬼影子也没有。完全黑暗的阴影就那么大点面积,片刻就彻底暴露在了手电光下,然而没有半个人影。

当然是没有的,因为他们都没有发现那个黑衣人已经从天花板上跳下到了他们的身后。

“哐当!”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前方,直到后面那先前被罗伊撬开的牢门被人剧烈地关上,他们才纷纷回过头去,这才发现黑衣人已经不知什么时候绕到了他们身后,早已经逃出了老远。

“见鬼!快追!”

一伙人一边开枪一边追过去,领头那人还在兜里狼狈地翻找钥匙。

“注意注意!入侵者向电梯方向跑过去了!”

频道里响起这样的呼喊,于是第二波赶来的狱警们半道上又折了方向向着电梯那边奔去。

再一个转角,转过去以后就能看见电梯门了。狱警们风风火火冲到这转角的一刻,头顶过道上的灯陡然间迸发出了灿烂的火花,灯管应声炸裂。突如其来的黑暗让几乎所有人都条件反射地抬头望向了灯管,而在他们抬头的这一瞬,黑影从转角处宛若幽灵般窜出扑进了他们的队伍中间。

只有一个字,快!

罗伊这几下拿出了极限的速度,各种关节技、摔跤法一股脑用了出来,像一只黑色的兔子在狱警们身边四窜。同时,他的大脑也保持着超速的运转,每放倒一个人,他的眼睛就和大脑互动着捕捉下一个最佳目标,并在短得难以计算的时间里计算角度、选择方位以及最佳的打击手段。

人眼在失去灯光的一瞬间是不可能适应黑暗的,除了一早就开启了头盔夜视镜功能的罗伊外,这里的所有人见到的都只是一个鬼影在他们队伍中间翻腾,然后人就一个接一个地“噗通”倒下。黑暗之中,大家举着枪,瞄着那个起伏着的黑色身影的轮廓,却不敢贸然开枪。因为所有人都明白,这种时候开枪打中同僚的几率更大。

于是,这么一波人就在短短十几秒内全部被放倒了。

或者,大部分。

“不许动!”

罗伊一个过肩摔摔晕了最后一名狱警,还保持着半蹲在地的姿势时,身后响起了这样一个女声。

他动作停住了。

“双手放在头上我能看见的地方!”身后那个女警察说道。

芭芭拉坐在电脑前,紧张第咽了口口水。这位女警她认识,蒙托娅,是哥谭警局一位优秀的警探,也是芭芭拉父亲吉姆·戈登十分看好的警探之一,今天应该是凑巧来到了哥谭中央监狱。她不是和刚才那一波狱警一起赶来的,而是在罗伊已经动手以后才赶到,因此罗伊漏掉了她。

罗伊缓缓举起了双手,由于黑暗并且侧着身子,无论是看着监控录像的芭芭拉还是蒙托娅都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不过芭芭拉有预感,他心里已经有计划了。

可这时,蒙托娅警官却出人意料地放下了枪,说:“你不是蝙蝠侠,对吧?”

罗伊一愣,原本已经想好了放倒她的动作,现在却也停住了,回答:“不是。”

“但你是他的人。”蒙托娅指了指他胸口红色的蝙蝠标志,“我能看出来。”

“是的。”

“那么你是为了吉姆·戈登来的?”

“对。”

蒙托娅点了点头,向着电梯方向一努嘴:“走吧,我会说我来迟了没看见你。”

罗伊盯了这位女警数秒,转身离开时说了句:“谢谢。”

蒙托娅目送着他消失在电梯中,几乎就前后脚的功夫先前被罗伊甩掉的那一堆狱警就赶了过来。

“人呢?”为首的那个有些愤怒地问道。

“我来迟了。”蒙托娅平静地说,“他已经进电梯了。”

这位狱警大手像要捏碎对讲机似的将其抄到嘴边,大吼:“所有人员,守住电梯每一层楼!别让这个该死的家伙给我跑了!”

电梯的数字最终停在了“3”的位置。3楼电梯门外早已有一队狱警恭候,五六把手枪齐齐指向了门内,手指已经微微扣在了扳机上,只等门一开就扣下去。

“叮!”

门终于开了,所有人手中的枪都攥得更紧了。

然而,一个人也没有。

“报告!没有人在里面!”

“不可能!给我搜!”

看着这一队人一窝蜂地涌入芭乐app下载幸福宝入口了电梯,唯恐落了单,监控摄像头前的芭芭拉禁不住叹息,这些狱警们和正式的特警们比起来还是嫩了点。如果这种时候留一两个人在电梯外面策应的话......

但是没有如果。电梯的两个照明灯管像是被设定好了一样齐齐炸裂,黑色紧身衣中的身影从电梯的天窗上一跃而下,如死神降临般落在了几人中间。

电梯门自动合上。

电梯就像个疯狂震动的铁盒子,里面打击声、碰撞声连绵不绝。如此狭窄的空间里,罗伊近身短打的功夫全面展开,膝撞肘击擒拿手法层出不穷,几名可怜的狱警就像沙包一样。电梯门第二次自动滑开时,里面还站着的只剩下了罗伊一人。

不过这终究也耽误了他一会儿工夫。意识到他来到了三楼后,一楼二楼把守着的狱警们也急匆匆地通过安全梯冲了上来,跑得快的这会儿已经出现在了视野里,一边气喘吁吁地大叫一边向罗伊开火。

不敢耽搁,罗伊飞快地冲向了最近的一扇窗户,“哐啷”一声破窗跳出,右手臂一扬,手背上一条黑色的飞索一射而出,命中了对面住宅的阳台。

这也是罗伊的特别要求。他不喜欢绳索枪,而是更喜欢将飞檐走壁用的纤维安装在手背上作飞索用,更加方便快捷。

两发飞索后,他已经爬上了对面的房顶,四肢张开躺倒在屋顶上喘着粗气,胸膛剧烈地起伏。

“罗伊?罗伊?你还在吗?”芭芭拉焦急的声音从通讯器里传来。

罗伊费力地抬起右手按住耳朵里的通讯器,回答:“是......还在,比我预计的还是要费劲些。而且我真的需要一个代号了......”

芭芭拉松了口气,道:“回来以后我们可以讨论。”

“另外,”罗伊右手重新放下,望着哥谭的夜空,说道,“比我想象的也更刺激,我猜我有点上瘾了。”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