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狼人

  

感谢凡人始、塞瓦斯托波尔水兵、星之拂晓、匿名的怀斯曼的月票,和a415644573的打赏。

还差几票,让我爆更吧!

“万岁!”背景声一片嘈杂,许久通讯员才找回耳麦,“收到,白天鹅!请跟谁灯光的指引降落!伙计,欢迎来到阿拉斯加!”

“白天鹅收到,完毕。”吴尘笑着结束通话。

“火龙帝国的主战场不是英国吗?”玩家面面相觑,“怎么被零送到美国,还是北极圈附近?”

“唯一的原因就是,这里没有龙。”蝶舞笑着走下旋梯,前往尾部甲板。

“有道理,火龙应该不喜欢寒冷的北极圈吧。”玩家们纷纷附和。

t160顺着跑道上的灯光,呼啸而下。

“危险白天鹅!快把飞机拉起来!你错了过最佳着落点!该死——”

塔台上的引导员话还没说完,白天鹅已经翻转引擎喷口,垂直落地。

“竟然是垂直起降!”玩家们也震惊了。

机舱里除了吴尘和克劳莉娅,其他人都没有被零送进来。还有一些很重要的舱室都隐去灯光,被厚厚的防尘罩包裹。玩家们虽然感到神秘,却都恰到好处的收拢了好奇心。毕竟,他们更大的好奇是吴尘怎么把载具一同带进来的。

脚底微微一震,停机坪缓缓下落。视线越过厚厚的钢板,跟着被灯光照亮。

地下基地内人来人往搭满了帐篷,四处见缝插针的堆满了各种物资和补给品。反而最为空旷的就是呈直线排列的一座座停机坪了。

目睹巨大的白天鹅缓缓降落,嘈杂如菜市场般的基地几乎一瞬间寂静无比。

“哇——”不知谁带头,欢呼声险些掀去了基地顶棚。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冲快步迎上来的军官保持迷人的微笑,蝶舞用吴尘能听见的声音低声说道。

“欢迎你们,人类的勇士!”敬礼的竟然是名五星上将。是我们很重要,还是官衔太便宜?

吴尘几人下意识的回礼。“谢谢您的赞美,希望我们能帮上忙。”

“好的,好的。”五星上将怎么感觉都要哭了呢。

“请问机长阁下,您的飞机满载多少人?”将军身后的一名副官忍不住问道。白天鹅庞大的组合体让基地内难民模样的人充满了生存下去的希望。

“300人。”吴尘想了想道。

骚动迅速蔓延,将军示意众人安静,冲吴尘问道:“最大航程?”

“12000公里。”正要脱口而出的无限航程,被有意识的压在了心底。

“太好了,太好了!”将军和随从喜上眉梢,“机长阁下,何时能出发。”

虽然满心疑问,吴尘还是面不改色的答道:“三天之后。”

“万岁——”人们互相拥抱着喜极而泣。

“我这就去让大家准备,稍后见。”留下副官,将军急匆匆的离开。

“各位,请跟我来。”副官郑重的做出邀请。

“三天后去哪?”一个玩家悄悄问蝶舞。

“不知道,不过看起来应该是逃难。可是全世界都被火龙烧成灰烬了,还能逃到哪去?”蝶舞也想不明白。

倒是吴尘抓住了些头绪,“先弄清楚时间线再说,主剧情不是发生在2020年吗?就不知道唯一的那头雄龙被*掉了没。”

穿越难民营似的帐篷区时,吴尘下意识的瞥了眼比基尼女郎挂历,那分明是2021年。

“一年后。”这下有底了。看来唯一的那头雄龙已经被奎恩(男主)搞定了。

穿过帐篷区,走下通往下层的钢铁扶梯,一路上戒备渐渐森严,许多重要的军事部门逐一显现。又转了几个弯,副官把众人领到了一排舱室前。

“这是我们最好的总统套间。请简单的梳洗休息一下,晚饭时间将军将同各位细谈。”副官笑道。

“多谢。”吴尘不禁在心底翻了个白眼,我干嘛不回白天鹅?

熬到晚餐时间,吴尘等人终于和将军再次碰面。

笔挺的白发老人正大口大口的吃着不知名的糊状食物,虽然勺子和嘴巴一直没闲着,却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玩家们能够理解,在这个物资匮乏的黑暗时代,能吃饱饭已经是最大的幸福了。

在吴尘的带领下,众人纷纷把食物分给旁边的难民,在感激的目光中,静静的等着老将军吃完。

用餐巾拭了拭嘴,将餐盘推到一边,将军示意副官取来一份地图,摊铺在餐桌上。

“各位,我们还有5架能飞的f18,以及两架满载油料的kc-135同温层油船。我们护送你飞越白令海峡然后穿过西伯利亚折向南方,抵达‘七号定居点’,这是最近的路线。火龙虽然能抵御零度以下的严寒,但却不会在寒冷的北方觅食。不过这并不绝对,上个月一批从东海岸逃来的难民就遭受过它们的袭击。”

将军的这段话,交代了大量的背景信息:

首先,艾尔森空军基地是一处难民中转站。她的主要作用就是将北美大陆上的居民转移到……中国?!难道中国没有遭受火龙的袭击,这是个问题。

其次,白天鹅飞机受欢迎的原因显然是转移难民的强大载具。

最后,玩家们介入剧情世界的身份也被巧妙的确定。

吴尘身边的克劳莉娅只扫了眼便将地图拷贝。

和将军确定飞行计划,众人旋即返回驻地。

“飞龙只能在最靠近地面的对流层飞行。而且随着升限的增加,空气的温度急剧降低。在11千米附近温度会下降到零下55c。飞龙的最大升限我们判断不会超过3千米。”陪同众人的副官耸了耸肩,“所以,一般时候火龙根本够不着我们的飞机,除了……”

“起飞和降落。”吴尘脱口而出。

“没错。起飞和降落是最危险的部分,被飞行员们戏称为‘死亡滑梯’。”副官叹了口气,“除了机械故障和人为因素,99的战损,都在这两个阶段。”

“明白了。”知道火龙很强悍,不过吴尘却对自己的飞机很有信心。

等副官离开,玩家们很快聚到一起。

蝶舞抢先发言:“伙计们,托我徒弟的福,大家这次混到的身份还不错。始发任务的目标也很明确,送一批人去七号定居点。而且根据地图上的标注,应该是中国东北的大兴安岭地区。”

“很难想象,难民从美国涌向中国。”貌似这位玩家还很骄傲。

“有什么难想象的,中国13亿人口,飞龙要都吃掉,也比美国时间久吧,总有人能逃出来。再说,飞龙从英国飞到中国也要很长时间啊。”另一个玩家反驳道。

“种群的迁移确实是这样。”一个戴着厚厚酒瓶底的眼镜男点了点头。

“所以,先把这批人送到目的地再说吧。”吴尘最后说道。

三天后,三百人的队伍已经早早的围着白天鹅,一圈圈绕排在停机坪周围。

吴尘一眼扫过,虽有不少一身名牌衣着考究的富人,可无论精神还是,早已和身旁人一样碾碎在末日的碾盘里了。唯一驱动他们向前的动力就是活下去。

作为白天鹅的机长,吴尘被荷枪实弹的米国大兵围在甲板前,清了免费观看黄色的app清嗓子,开始了动员演讲:“恭喜各位,获得了本次旅行的机票。”

人们紧张的露出一丝笑容,又很快隐去。

“我是白天鹅的机长,起飞前,有些事要交代清楚:第一,进入机舱后静静的坐好,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请保持克制,因为最坏的结局大家一定想了不下一万遍了吧;第二,不许四处走动,收起无用的好奇心,无论看到什么,都请烂在心底;最后,如你们所见,能够成功降落的飞机已经越来越少,没有获得机票也不要放弃希望,只要还能飞,我保证一定会回来。”

这个时候的人类,已经被地狱般的生活磨光了所有复杂的情绪和。单纯的令人即动容又惊讶。

没有人反抗吴尘的权威,甚至没人去怀疑他的话。那些没能登上飞机的人们,竟然已经开始在心中倒数下一次白天鹅归来的时间了。

目视几个面部狰狞满身刺青的壮汉踏上甲板,吴尘忍不住抱怨:“将军,你选人的原则会不会有问题?”

“不,机长阁下。”

“最少好人坏人应该先甄别一下吧。”

“没这个必要,你看到的都是goodman(好人)。”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如果地狱是底线,我们所有人都足够善良。”将军郑重的敬礼,转身离开。

“将军,我不需要僚机。”吴尘想为基地保留些有生力量。

“好的,阁下。”老将军头也不回的离开。

“你说服不了他的。”蝶舞叹了口气,“你无法体会白天鹅对他们有多重要。”

“我能体会。”吴尘转身返回机舱。

脚底一震,停机坪托着白天鹅缓缓升出地面。不等停稳,核动力引擎已经喷出湛蓝的火焰。

白天鹅加速上升,而几架f18大黄蜂也缓缓驶入跑道。

引擎缓缓转动,斜向上的升力推着白天鹅箭一般扎向天空。虽然机舱里的难民个个紧张的要死,可人们还是恪守着吴尘的要求,低着头互相拥挤着抱成一团,没发出半点声音。

“发现大量不明飞行物!”雷达上迅速堆出一片红点。全景平台将入侵者放大,果然是一头头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的火龙!

“我就知道没这么简单!”蝶舞愤怒的挥舞着拳头。

“不要慌。”吴尘笑着安抚玩家,“我们有武器。”

“火控系统已开启。”t160适时的送来通报。

“自由攻击。”吴尘连参与的兴趣都没有。

“是,主人。”

基地的防空炮编织起密集的火线,几头火龙用生命的代价冒死穿越,为同伴打开火网。黑压压的飞龙大军嘶吼着冲了进去。火焰从天而降,最后一架没来及起飞的f18被兜头烧成一团烈火,爆炸声跟着响起,火龙们往来飞掠,基地转眼一片火海。

而刚刚起飞的4架f180已经在短短的时间射空了挂载的飞弹。

惨烈的缠斗紧跟着上演,两翼已经顾不上了,f18围着白天鹅组成滚筒状的防御圈,机炮轰鸣,火神炮将撞入弹幕的飞龙轰成碎片,为白天鹅打穿一条血肉迸溅的逃生通道!r1152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