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sg111Xy

  

姜新圩笑道:“我和你谁跟谁啊?有什么你就直说,其他的我不管保证,不能保证一定能帮上忙,但我敢保证不骂人,不说怪话不发火。你们过年都在外奔波,我还好意思怪你说得不应该吗?”

任振飞笑道:“我们公司今年不回家过年的可多了,管理层至少有百分之八十的人不能回家过年。……,既然你要我说,那我就直说了。”

虽然说是直说,但任振飞还是犹豫了一下,说道:“姜董,你能不能停一停你扩张的步伐,那些与我们飞讯集团主业无关的项目能不能暂时停一停?”

姜新圩一愣,问道:“是不是我的行为打扰集团公司的部署或者工作计划了?我之前不是跟你说好了吗?我的主要精力可能不会放在集团公司的管理上。”

任振飞说道:“我不是说你没有把精力放在集团公司的运作上。”既然说开了,他也不再藏着掖着,直接说道,“在这一点上,我还很感激你的放权,让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甚至比在原来的华威公司还觉得宽松。我的意思是……现在我们正是需要资金的时候,你弄这些项目我不是说不好,可是干扰了主业资金使用啊。或者说,你能不能你用的这些资金用到主业上,这样不就让主业发展更快了吗?”

姜新圩不解地问道:“任总,你现在手头少了钱?”

任振飞苦笑道:“你这不是废话吗?现在正是集团公司快速发展的时候,资金越多我越好开展工作,越好实现我们的扩张计划。昨天我找银行谈了,他们说现在封账,最快也要到正月十五之后才能贷款给我们。”

姜新圩笑道:“你想说的仅仅是钱的事?嗨,任总,你真是吓了我一跳。行,我给公司弄点钱过来,需要多少?对了,你知道蒙晓锋那里赚了一大笔钱吧?”

任振飞吃惊地问道:“没有啊。他昨天打电话给我说今天还要谈判,对二十一亿美元不抱多大希望。我也觉得你的要价太高了,就三架直升机和一些移动基站设备,能值这么多钱,这不是坑人吗?日夲最精明了,你能从他们那里骗到钱?”

姜新圩笑道:“他们已经答应了。刚刚蒙晓锋打电话来哈哈大笑,说我太牛了,这么高的价格都能接受。也许,他现在正在打你的电话向你汇报呢。”

任振飞欣喜地说道:“真的?太好了!这下资金就没有那么紧张了。”

姜新圩不好意思地说道:“任总,你放心,钱的事不用放心上,之前我是以为公司不差钱,所以没有在意。……,集团公司账上没资金了?”

任振飞说道:“资金倒是有,但我不敢过多的动用,怕你到时候又想出什么动作。……,姜董,你真的能弄到钱?xfb1cc幸福宝导航

姜新圩说道:“我保证可以弄到。你放心用就是。”

任振飞说道:“那行,那我什么问题都没有了,也不用着急了。……,你才回国,有了蒙晓锋这里的一笔钱,我们可以用几个月。你好好回家过一个热闹年吧,等过了年再去操心钱的事,我在这里祝你新年快乐。”

互道了新年快乐之后,姜新圩就挂了电话。

姜新圩没有在省城停留,坐着周建亮开的小车直奔在伊阳市澧夹县的老家。虽然大家都喜欢说吃年夜饭,但伊阳市的风俗有点不同,过年最丰盛的一餐并非是晚餐,而是中午那一餐,敬了祖宗之后一家人都坐一起吃。

但是,姜新圩是不可能赶回去吃这餐丰盛的午餐了。现在的他还担心路上堵车,那样的话不但赶不上中午的饭,就是晚饭也难以赶到。

本来他是要周建亮、徐见虎他们回家团聚,可他们两人死活不同意,说他们是军人,一切听从上级的安排。除了探亲假,军人哪有回去过年的?

姜新圩也就没有太坚持,坐在小车后排继续打着电话:苏鼎宇、文念词、郭倩、肖媛媛、柴广沛、张钢、胡厚坤、孙亚薇、沈中海、金嵩永、袁盛载、张淑贤、姚新和……

每一个都没有聊太多的时间,随便说几句,然后就是拜年互贺新禧。

接到他的电话,大家都很高兴,也都简单地说了自己最近工作所取得的成绩,比如金嵩永就喜形于色地告诉他,他们通过这次对芯片制造生产线的招标,获得了几个厂家的技术转让,从而是他们的光刻机技术得到很多有益的帮助,特别是纳米光栅和离子浸润上获得了长足的进步,他们有信心将他们正在研发的零点二五微米光刻机再提高一个等级,达到零点二微米的水平。

对于他们的技术进步,姜新圩并没有太惊讶,毕竟上辈子华夏国的光刻机技术达到了零点零一四微米,国际上达到了零点零零五微米,也就是五纳米的精度。现在金嵩永他们几乎是集三个国家的技术力量,再加上日夲、美国、德国的技术转让,达到零点二微米,也就是两百纳米算什么?

不过,姜新圩还是向金嵩永表示了祝贺,毕竟也是技术进步,让华夏的光刻机技术走到了世界前列。他对金嵩永说等零点二微米光刻机研制成功的时候,他将在为他们庆功,颁发重奖。

另一个聊得多一点的就是张淑贤。他主要询问了姜新圩在沙特签订合同情况,也询问了飞讯集团与中建海外局的合作情况。

说完这些,他再次询问道:“小姜,你之前说的要弄几支勘探队去俄罗斯,是真的还是假的?现在要不要?”

姜新圩马上说道:“当然是真的。地点就在俄罗斯巴拉宾斯克地区。过年之后,就希望他们过去呢。对了,意大利east-jm投资公司想从哈萨克斯坦建设一条输油管道到我们国家,在石河子市,你们发展改革委不会反对吧?”

张淑贤怒道:“你以为我们都是一群吃人饭不做人事的人?这对我们国家有好处,我们干嘛反对?只不过,这是一件大事,必须由他们公司派人来与我们这边谈,不但是我们发展改革委、还有中石油。如果我估计得不错,中石油肯定希望能够承建这个工程。east-jm公司已经走到哪一步了?”

姜新圩说道:“刚和俄罗斯签订了油田购买合同,其他什么都没有做。……,张主任,如果我同意将这个输油管道工程交给中石油去做,也由他们提供输油管道、增压器什么的,他们能不能也网开一面,不反对我建一个输油管道厂?”

张淑贤苦笑道:“你还一直念念不忘这件事,我问你,你忙得过来吗?让你做二道贩子不行吗?你从中石油的输油管道厂采购管道,然后再卖给你想卖的人,一样可以赚钱。可你能省很多事,何必嘛,你姜新圩又不是缺钱用。”

姜新圩笑呵呵地说道:“其实我也不是非得要做输油管道不可,我担心的是这么多管道订单给他们,他们到头来还是赚不到钱,还是说亏本。你以为我不知道,他们那家最大的输油管道厂是与外国佬合资的,技术什么的都抓在外国佬手里,赚的钱大部分进了外国佬的口袋,我们忙死忙活,最后去帮洋鬼子打工。没意思!”

张淑贤反问道:“难道你有自己独特的技术?你还不一样要外国佬帮忙?”

姜新圩说道:“我当然不同。第一,我现在已经从前苏联专家手里购买了一定的输油管道技术。就算我从现在开始入手,其科技水平也不会太差,不需要转让太多的技术。第二,我有钱,不需要外国佬投资。外国佬拿不走我的任何股份。最多就是聘请几个外国佬专家帮我技术研发技术。”

张淑贤问道:“你真有前苏联的输油管道技术?他们的技术行吗?”

姜新圩说道:“当然行。你又不是不知道前苏联是世界最大的输油管道用户,他们的管道生产技术、铺设技术都是一流的。前苏联通往欧洲的输油管道就是他们建的。……,张主任,你说我能收购他们的这家公司不?收购之后,我用技术和资金入股,将外国佬的股份稀释,让他们拿不到什么分红。”

张淑贤笑了笑,说道:“你就别做白日梦了,那是人家的宝贝,你还想收购?肯定没门!再说人家外国股东会让你随意注资?”

姜新圩很是沮丧地说道:“难道他们反对,我就不能建输油管道厂了?”

张淑贤说道:“上面原则上是同意你们建这个厂,但前提是你自己说的,那就是你们不往国内销售管道。”

姜新圩笑道:“还行,谢谢。”突然他想起梅奥妮说的那件事,试探着问道,“张主任,有这么一件事。非洲一个叫突尼亚的小国家,我不知道他们跟我们国家建交没有。他们中一个与政俯站一边的部落想请我们派一些退伍兵过去当教官,帮他们训练军队,也希望从我国买一些武器,你说我们国家会同意不?”

说这事的时候,坐前面的周建亮、徐见虎相互对视了一眼,眼里有着一股异样的神色。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